全球发展迅猛的板式网球在中国却很难走出上海

今年8月,国际奥委会公布了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9个新项目的候选名单,当国内体育界为极限飞盘未能入选而遗憾时,整个西班牙语和拉丁语地区最惋惜的,应该是板式网球(Padel)的缺席。

过去几个月,板式网球是全球最受关注的新项目之一。除了被列入2023年欧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板式网球的全球顶级赛事也收到了中东资本的投资,分站赛即将登陆非洲,国际板式网球联合会(FIP)也在积极推动项目进入亚运会和英联邦运动会。

2022年是中国的小众运动崛起之年,在飞盘、陆冲成为一线城市青年的社交货币之时,风靡海外的板式网球其实也在国内悄然生长着。只不过,相比于其他项目在各地迅速普及,板式网球目前似乎只在上海流行起来,此外仅在长沙、成都等个别城市能够见到。而在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这一运动却难觅踪影。

在一切流行元素都在快速传播的今天,很难想象,一项舶来的运动会在中国变成这样一种“地方特色”。

板式网球脱胎于网球,上世纪早期的洲际邮轮上,贵族们喜欢在船上打网球,又怕球掉到海里,于是想到建造玻璃墙来围住球场,板式网球有了雏形。

到了1969年,墨西哥阿卡普尔科出现了第一块板式网球场,这项运动随后传到西班牙,并迅速在全球的西班牙语国家和拉丁语系国家流传。FIP官方表示,目前全球有超过2500万板式网球人口,在过去5年内,这项运动的参与人口翻了一倍。

从项目规则上,板式网球类似于网球和壁球的混合体——选手既可以按照网球规则,在球落地两次前击打,也可以等球在场边的钢化玻璃上反弹后继续击打。此外,板式网球的场地长20米、宽10米,面积不到标准网球场的三分之一,且均为双打;而球拍也在碳纤维的基础上增加了泡沫棉,弹性相对减弱。

由于这些规则设置,板式网球相比网球减少了对力量、跑动的要求,而更注重敏捷性。而且对于有网球、羽毛球、乒乓球基础的人而言,相似的挥拍动作也让板式网球成为了一项新手友好的运动。

当然,想要在当前社媒主导的传播环境里走红,新运动还需要社交功能、潮流属性和“出片”效果。这几项,板式网球显然都不缺乏。

2016年,板式网球被正式引进国内,两年后,中国网球协会主办的中国板式网球巡回赛诞生,但直到今年,这个项目在才国内加速发展。上海板式网球俱乐部PadelX市场负责人吴建祥告诉懒熊体育,俱乐部成立于2018年,但在今年之前,这项运动的玩家主要是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占比达到7成;而从今年6月上海疫情结束以来,国内玩家比例迅速上升,目前占比已经反超外国用户,接近6成。吴建祥透露,PadelX小程序注册用户也已经达到1万人。

如今在美团点评搜索“板式网球”,显示上海的板式网球场地已经接近15处,分属于约8家不同的运营方,其中PadelX、派迪乐由居住在上海的西班牙人创立,也有其他今年才由国内爱好者创立的品牌。但与此同时,在同一平台搜索北京的板式网球场地,显示数量为零。在小红书上,有关板式网球的笔记动态,定位地也几乎只局限在上海。

当然,也有少数从业者把板式网球带到了其他城市,例如在长沙和成都。2010 Padel俱乐部位于长沙,合伙人朱师佩向懒熊体育表示,其场地建立于2018年,最初主要在当地体育局的支持下,用于项目的公益性推广,也承办过2018年中国板式网球巡回赛总决赛。今年年初,场地开始商业化运营。

与其他新兴运动相比,场地正是影响板式网球推广的关键因素。不像飞盘可以使用足球场、陆冲可以直接使用平地,板式网球必须在特定大小、配备钢化玻璃的标准场地上进行,这也让这项运动的推广从一开始就必须兴建场地,这显然是一种重资产的运营方式。

国外装备制造商VerdePadel官网显示,一块板式网球场地的制造价格一般在1.5万欧元至2.5万欧元之间。但朱师佩表示,由于整体订单量小、平均生产成本高,国内场地成本并不透明,最高标准的场地会达到每块40万人民币上下。

而在收入方面,上海每块板式网球场地的租金在400元/小时左右,长沙的价格约为200元/小时。虽然单位面积的价格比羽毛球、网球贵,场地活动也确实吸引了一些运动社群、B端品牌的兴趣,但作为刚流行几个月的运动,没人能保证场地能持续爆满,板式网球也还不足以立刻吸引大量资金投资场地。

朱师佩分析称,不同地方的人群特点、商业环境是选择推广城市的主要考量因素。在上海,板式网球本身就拥有一定量的国外用户基础,其他城市则往往需要从零开始一步步推广。而长沙、成都都属于消费群体年轻化、包容性强的城市,地价也相对不高,再加上地方政府的支持,板式网球的尝试才得以持续。

但在大部分其他城市,为一个在当地几乎没人知道的新运动建场地,还是一件挺高风险的事。

当然,除了场地方和专门做板式网球的俱乐部,还有大量的运动社群在把板式网球当作一项新“内容”,他们同样为传播这个项目起着作用。只不过对这些社群而言,核心资产是人,可以承载社交、潮流属性的运动,其实比比皆是。“尝鲜”之后,板式网球得想办法留下来。

总体而言,高昂的场地成本限制了板式网球在更多城市的推广,但它也有飞盘、陆冲们不具备的优势。在国外,这已经一项有着明确竞技规则、上升通道、赛事商业体系,并且吸引着越来越多资本涌入的运动。一旦板式网球进入亚运会或者奥运会,体育管理部门的资源倾斜不必多说,相关的商业体系也可以立刻把中国市场囊括进去。

毫无疑问,板式网球在全球市场的巨大潜力已经显现。纳达尔、贝克汉姆繁晒出自己打板式网球的照片,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已经把板式网球纳入队内训练项目,穆雷向Game4Padel投资了170万美元,伊布甚至在瑞典建设了自己的板式网球场地。

名人效应让项目的影响力快速传播,国际板式网球联合会(FIP)表示,在西班牙等国家,板式网球已经成为仅次于足球、第二受欢迎的运动。

然而,板式网球如今的精彩之处已经不只在项目本身,也关乎暗流下的权力争夺。

在过去,World Padel Tour (WPT)一直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板式网球赛事,由网球转项的中国运动员张博厚,也曾征战WPT,被称为“中国板式网球第一人”。但是,这个新兴项目的格局也在发生剧变。

事实上,WPT虽然长期拥有最顶尖的运动员,但这项赛事其实是由西班牙啤酒品牌Estrella Damm运营的,并未受到FIP的直接监管。随着板式网球在全世界的流行,中东资本决定来抢夺蛋糕。

今年2月,FIP获得了卡塔尔体育投资局(QSI)的投资,宣布设立全新的、由FIP直接监管的赛事Premier Padel。从今年开始,这项新赛事将每年进行10站比赛,每站奖金池达到52.5万欧元,年度奖金总额比WPT高约80%。

这样的举动,显然是在抢人。SportsPro Media的报道称,大多数顶尖选手与WPT的合同到2023年,因此暂时无法参加Premier Padel,但FIP和板式网球职业球员协会已经将WPT告到欧盟委员会,指责对方与球员签订“非法的独家合同”,“FIP已经毫不掩饰,他们希望Premier Padel取代WPT成为这项运动的头号赛事。”而在5月,WPT同样起诉对方,“试图将其排除在市场之外,偏离了作为一个公正的非营利监管机构的角色。”

简单来说,板式网球的国际管理机构,在看到这项运动巨大的商业价值后,决定踢开过去的“传统”,彻底自立门户。FIP官网宣布赛事成立的通稿里,甚至用了这样讽刺性的标题:A BRIGHT & BRILLIANT NEW DAWN FOR PADEL,“板式网球一个明亮而灿烂的新黎明来了”。

不过,这场争夺还没有结束。几个月内,Premier Padel与ESPN、Sky、BeIN Sports、Canal+、RTVE等媒体平台签订了版权协议,WPT也与BT Sport、Mediapro达成合作。哪一方获胜还没有结果,但可以确定的是,众多媒体巨头的加入,将为板式网球带来难以想象的商业价值。

不难看出,这次冲突的直接原因在于卡塔尔体育投资局的入场,而它也是目前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的拥有者。中东主权基金投资体育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次卡塔尔人引发的冲突也和此前沙特人投资高尔夫如出一辙。 (延展阅读:沙特基金砸下数十亿美元,高尔夫版“欧超”要成真了 ) 稍稍让人惊讶的是,中东资本的糖衣炮弹竟然已经瞄上新兴运动了。

当然,在短时间内,这些国外的体育政治斗争还和国内的板式网球有比较远的距离,这依然只是众多新潮运动之一,但绝对是其中有发展潜力的一个。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