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中国乒乓奥运首金后去中华台北曾和肖战恋爱如今成教授

“邓亚萍不是天才,她只是刻苦而已。”面对连续两届奥运会女单和女双冠军选手,大魔王级别的邓亚萍,这个女人却做出这样的评价。

陈静一个在20岁就创造了女乒历史的女人,1988年当邓亚萍首次进入国家队时,陈静已经成为了第一位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冠军。

她几乎和邓亚萍有着相同的职业轨迹,少年成名,20岁左右参加奥运会就一举成名,退役后去读书,用运动员的拼劲和书本死磕,最终成为一名博士……她曾经是一匹黑马,也是一匹烈马,她为自己争取到奥运参赛资格,然后一黑到底,再后来她成为国乒的对手,站在球台的另一端用两届奥运会的一银一铜给自己正名。

关于她桀骜与才华,她的出走与归来,她的爱情与事业……这是属于陈静的不被定义的人生。

1968年,9月20日的,火炉的热气还未完全散去,一名女婴伴着哭啼降生,她的父亲陈银嗣希望她长大后能做一位恬静的女孩,就给她取名陈静。

然而陈静却一点也不静,扎着两只麻花辫经常蹦蹦跳跳的,小时候她最爱的是舞蹈,7岁那年利济路小学乒乓教练朱达仁经过学校的舞蹈房一眼就看中了陈静,“她手长脚长,其实都点乒乓的天赋。”

11岁他就在少儿乒乓球比赛中夺冠进入了省队,朱达仁对她说进了省队要好好听教练的话,不要使性子,结果她反呛:“教练说得对的我就听,不对我就不听,球场上是我和对方打,对手怎么样我最清楚”。

到了省队她师从冯梦雅门下,在冯教练的手上一起训练的还有乔红和胡小新,她们三人并称“三朵金花”。

她们一同代表女队参加全国锦标赛,陈静一人12胜1负,这样的成绩让她进入了国家队,这年她18岁。

左手横排,进攻凶狠,落点刁钻,球风犀利干净利落,再加上清秀的面容和高挑的身材,她一进国家队就受到了很多男队员的“”。

1986年的汉城亚运会,戴丽丽、耿丽娟、何智丽组成的女队在女团决赛意外失利,在曹燕华退役后,女乒其实没有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顶梁柱球员,那场失败,使得教练组开始加大了对于新人的培养,年轻的何静就在此时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次年的亚乒赛她战胜了女乒“苦主”玄静和,金牌教练张燮林接手她的日常训练。

这一切都是为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练兵,当年韩国人力主把乒乓纳入奥运项目,结果不曾想却为做了嫁衣,未来的很多年队几乎垄断这个项目的金牌,特别是女单,至今依然没有外国选手夺魁,很多时候进入决赛就成了“德比”。

但当时陈静只有20岁,在队里还有师姐何智丽、焦艳华、李惠芬、耿丽娟等一群人,都在等着一个在世界赛场扬名立万的机会,而陈静不过是其中之一,甚至于是资历最浅的那个。

在队内互投时她留了一个心眼,在纸条上写:“你们为什么不选用年轻选手?”这些都被张燮林看到了。

“我觉得有些事必须自己争取,否则有好的机遇也可能溜走。”多年后她曾说,那个奥运席位其实是自己争取来的。

于是当奥运参赛名单出炉,世界排名第一的何智丽落选取而代之的是年轻的陈静,面对这一结果何智丽愤而退役,多年后以小山智丽的名字在日本重出江湖,而之所以陈静能够入选,很大的原因是她在对阵外国选手时成绩不错,那个年代,为了不输给外国选手,教练组不惜使用盘外招“让球”。

时任乒协副主席李富荣暗示何智丽没有出现在奥运会名单里:“这里面含有复杂的人际关系的原因。”

总之陈静来了,尽管只是第三单打,她的倔劲和自信更胜李惠芬和焦志敏,比赛结束后,当她们三人一同站在领奖台,三面国旗升起,她们却表情复杂,本该是女乒的荣耀时刻,但她们似乎各怀心思。她还和焦志敏配对女双拿下赛会银牌。

“八年的国际比赛,我让了五次球,所以不想再打了。”奥运会后焦志敏留下这句话黯然退役。

当年的女单四强,除了三位女将还有捷克名将赫拉霍娃,半决赛对阵,焦志敏对李惠芬,赫拉霍娃对陈静,教练组唯一的目标是阻击赫拉霍娃,为此他们选择了最保守的手段,让焦志敏让球,理由近乎残暴——她曾在比赛时输给过对手,为了防止决赛输球,她必须让球。

而另一边陈静赢了,赫拉霍娃没有进入决赛,铜牌争夺战焦志敏带着满腔无处发泄的苦闷完胜赫拉霍娃,但她的女乒生涯已经结束。

进入决赛陈静自然非常高兴,然而教练组却说让她在决赛里让球给李惠芬,理由是李惠芬是乒坛老将要给她一个体面的告别礼,可谁来给焦志敏、陈静甚至于何智丽体面呢?竞技体育赛场上见胜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陈静笑靥如花,意气风发,她创造了历史,谁也想不到两年后她会说:“我对乒乓球没兴趣了。”

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作为新科奥运冠军,陈静居然连参赛资格都没拿到,有人说是她当年不服管教,有人说是她看着邓亚萍崛起倍感失落,总之那年之后她退出了国家队,22岁对于很多后来的乒乓冠军是刚刚出成绩的时候,而陈静却不得转换跑道。

“当时有很多球员离开国家队,其中原因我不好评价,教练有没有私心,谁知道呢?”那些年何智丽远嫁日本、焦志敏去了韩国、耿丽娟来到加拿大……而陈静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没有出国而是去了当时很陌生的台湾。

当时的台湾乒乓球几乎是一片荒芜,队里都是业余球员,甚至连训练的器械都凑不齐,但陈静不信邪,“离开了内地的环境,我就真的保持不了世界巅峰的位置了吗?”

“我们在外面训练,条件比在国家队差多了,在这样的环境中训练,我只是想证明自己还可以和世界一流好手较量。”她的那股倔劲又来了。

1993年她代表中华台北亮相第42届世乒赛,暌违三年,陈静归来,此时一个男人的目光也锁定在她身上,这人正是前文提到的肖战。

相比于陈静在女乒的成就,肖战的职业生涯远不及他后来的教练生涯,1990年就在陈静在无缘亚运会名单而苦闷时,肖战远赴南斯拉夫打球学习,两位远在他乡的灵魂却通过书信走得很近,一年后他们成为情侣,肖战鼓励陈静适应环境,再创辉煌,陈静叮嘱肖战注意身体,越战越勇。

后来他们都见过双方父母一度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1994年肖战来到台湾执教,恋人团聚,陈静白天训练打球,晚上肖战就给她做饭,两人开始谈论彼此规划的未来,但矛盾也在此时悄悄布下,陈静想把家安在台北,但肖战想过两年就回去。

1996年肖战去了卡塔尔,陈静开启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征程,临近奥运她状态极好,在欧洲巡回赛奥地利站战胜杨影夺冠,瑞典公开赛20分钟横扫小山智丽,亚洲明星赛轻取刘伟夺冠……她就是想要证明离开了国家队的体系,她依然还是国际一流的选手,她把自己的世界排名拉回到第三位。

1992年她错过了巴塞罗那,在亚特兰大她要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当时她风评并不好,人们说她是让球的受益者,甚至有教练直言“陈静的球是很一般的”,面对这些评价她选择了在赛场上用成绩说话。

横亘在她决赛之路的最后一个对手是发小乔红,两人在7岁就认识,一起进省队,一起进国家队……然而此时各为其主,输掉比赛后很多人把乔红失利归结为大意,但他们看不到陈静为了这次比赛做的努力,她采取封闭集训从欧洲找来男选手做自己的陪练,改进了自己的发球抢攻技术,她的实力其实一直在增强。

3:0的完胜,陈静多年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原本以为小山智丽被淘汰,女乒就没有对手,好像都忘了半路杀出的陈静才是赛会三号种子。

决赛面对邓亚萍,两人都憋着一股劲,她站在比赛场的另一端看过去,队那边尽是熟人,师妹邓亚萍,恩师张燮林,发小乔红……她来不及感慨物是人非,邓亚萍开局很凶,她还没回过神已经0:2落后。

站在悬崖边的陈静突然发力,连扳两局,关键的第五局,要么是陈静的王者归来,要么是邓亚萍延续传奇,谁也没想到一个5:21的脆败,陈静在决胜局没有一点机会,她获得女单银牌,于她而言已经是不错的成就,要知道在整个奥运会的历史上女乒让亚军旁落也仅有两次。

赛后邓亚萍哽咽地说:“四年之后再拿金牌太不容易了。”而陈静从那场球开始不执念于委屈和苦闷,“我从那场球开始真正享受乒乓球。”

在悉尼进入职业生涯末期的陈静拼下一枚铜牌,三届奥运会一金两银一铜这样的成就称得上出色。

2003年陈静来到华南师大攻读体育心理学,拿到博士学位,留校任教之后成为副教授。她从选手变成老师,2006年她以心理辅导师的身份重回国家队,这年距离她汉城夺冠过去了18年,距离她负气出走过去了16年,距离她成为“对手”过去了13年,其中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2013年她作为“广东陈静乒乓球俱乐部”的老板选择了另一块征途——参加乒超联赛,“如果我是纯粹商人,就不会跳进乒超这淌‘浑水’来。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赞助,俱乐部也算是我个人在投资,算是乒超里的‘个体户’吧。”

她把一支球队带进了乒超,球队没有赞助商她是唯一的“金主”,显然这一套操作不挣钱,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可不想老了回想起曾经做过有意义的事情,只有拿了第一块奥运乒乓球金牌。拜托,那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

关于陈静的家庭据悉她丈夫在广州经商身价不菲,两人一起育有两个儿子,肖战后来和小自己12岁的贾贝贝结婚。

乒乓很小,人生很长,陈静有过年少成名的辉煌,也有过巅峰隐退的无奈,她曾经带着委屈打球一度无法和这项运动和解,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需要,又为什么被放弃,一次采访张燮林谈到自己的两位弟子,他说,邓亚萍是一流弟子,而陈静是三流,这番话不知是否是他的气话,但陈静一直不后悔离开,她也一直知道自己因何归来。

如今她是华南师范大学乒乓球和运动心理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从球员到商人再到教授,这一切都是乒乓给她的,她曾说:“乒乓队人才济济,能够进入这支队伍就已经是成功的了,我很荣幸曾经是队的一员。”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