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 篮球“老小伙儿”:追逐人生“下半场”的精彩

郭兴楼一边喊着,一边对刚刚断球成功并快速组织反击的队员“小马”竖起大拇指。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灵活运球的“小马”马谓增今年74岁,而满场飞奔的9号郭兴楼今年83岁。

这些活力四射的老人是陕西省渭南市篮球协会老年运动队队员,全队平均年龄超过70岁。自1982年队伍成立以来,他们每周坚持训练,用篮球拥抱人生,追求人生“下半场”的精彩。

每周二、周五早上七点半,在渭南市光明小区篮球场上,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驰骋球场的身影,已成为小区一道特殊的风景。

“队员有、退休干部、体育教师、企业家……退休前几乎都是原单位的篮球骨干。”今年81岁的渭南市篮球协会主席孙立功说,球队比渭南市篮协的年龄都大,篮协1989年成立,这支老年队是当时从老年协会接管过来的。

郭兴楼是球队的组织者之一,从1957年参加中学生篮球运动会开始,一直都坚持打篮球。“60岁的时候说打到65就不打了,65的时候说打到70就不打了,结果现在还打着呢。”他乐呵地说,“大家都一样,习惯了打球,几天不打浑身难受。”

每到打球日,球场门口就摆满了小轿车、电动车、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最远的是从开发区过来的,开车近30分钟。”郭兴楼说,有的球员虽已搬家,一旦说好在哪打球训练,再远也要过来。

多年来,队员们参加过不少比赛,最让大家难忘的是2019年第三十五届全球华人篮球邀请赛。当时报的是男子长青A组,规定球队中只要有60岁的队员就只能报60岁的小组,球队70岁以上的老年人多,比较吃亏。即使在年龄不占优势的情况下,球队在小组赛中仍然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今年76岁的赵聚生是渭南篮球裁判界的“天花板”,作为国家一级裁判员,他经常担任篮球比赛的裁判长,直到现在还活跃在渭南篮球比赛一线。

“看看这个娃,个子比我高,你猜猜他多大?”今年69岁的侯全江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1米88,刚小学毕业,是我最新看中的好苗子。”侯全江从事青少年篮球培训事业22年,创办了渭南首批民间篮球培训机构之一,给各个大学培养的篮球特长生就有几十人。

其余队员大多是“半职业”队员。“大家不是职业球员,但从小就开始打球,在大大小小的省级比赛中取得过较好名次,年轻时在市里篮球界都是叫得上号的。”老年球队队长马谓增说。

喜欢打球,只喜欢和这帮人打球。马谓增说:“大家打的年头长,经验丰富,知道怎么保护对手。我们很少和年轻人打球,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队里有条规矩,和80岁以上的老年人打球,身体对抗时不能过于发力。

按照规则,篮球应该是5V5,但由于都是老年人,球队有一套特殊的训练方式:如果来训练的人多了,就轮换着上;如果来训练的人少,6V6、7V7、8V8都可以打。“宗旨就是只要人来就有球可打,板凳球员是不存在的。”马谓增说。

今年72岁的王百顺接过队友的传球,一个箭步飞身上篮,手腕轻轻一摆,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好球!”队友在看台上喊道。

别看王百顺现在活力四射,2008年因脑溢血住院后,走路都成问题。病愈后,老伙计拉他来打球,一开始他腿都是软的,在练习打球的过程中,慢慢地腿上有劲儿了,心情也逐渐开朗了。

上个月王百顺过生日,请队友们聚餐,席间大家不亦乐乎。平时谁家有个事,谁需要帮忙,大家都没有二话,早已建立了深厚友谊,不仅是“球友”,还是真正的“老友”。

“最爱请我们吃饭的是亢总,常被我们薅羊毛。”亢建民是企业家,曾两次自费为大家购置队服。以往不论是酷暑还是寒冬,老人们都在固定的室外球场打球,直到亢建民自家企业的室内篮球馆建成后,大家才将每年冬天的训练改到室内球馆。

即便冬天有了新球场,大家对老露天球场的深厚感情却难以割舍,一起集资购买了清洗球场的推水器、新篮网等,“绝对比物业更加爱惜这球场。”马谓增说。

训练日的早上,打球前大家会先聊聊最近的比赛,谁的打法伤身体,哪个教练指挥得特别臭……平日里附近如果有线下的篮球比赛,大家也会一起约着去看。

球队有个“编外”队员张存马,由于身体原因不打球了,在市郊附近的赵村种菜养狗。他专门给老年队的队员们留了几分地出来,闲时邀请大家去种种菜、浇浇水,等瓜果收成了,就拉到球场分给大家。“只要爱好还在,友情就在。”张存马说。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